宁波晚报B06:60万血本无归,老大爷想不开了 老人寻求法律援助主要涉及三方面问题

2019/1/4 10:36:40   点击数:78

    在西门口81890的大楼上,有一间“范老师法律援助工作室”,每周一、四下午,以及每周二、三、五上午,工作室都会开门纳客。“范老师”名叫范思源,是一位老法律工作者。多年来,范老师悉心为市民提供各类法律服务。他告诉记者,近些年上门求助的对象多为老年人,矛盾主要涉及购买理财产品受骗、保健品消费纠纷以及家庭婚姻生活等三方面。近日,范老师详细向记者剖析了自己遇到的一些涉及老年人的案例,以此提醒广大老年朋友引以为戒。

    A 先买了5万元理财没问题,又买了60万元就没了

    前几年P2P理财产品集中“爆雷”,投资者损失惨重,其中不少是老年人,到范老师这里来寻求帮助的老人也有很多,其中令范老师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损失惨重的老大爷。

    那天范老师正在工作室上班,一名面色凝重的老人推门走了进来,开口就说:“我不想活了。”范老师连忙宽慰对方,同时细问详情。原来,老人购买了60万元的理财产品,不料最近那家理财公司老板不见了踪影,剩下的员工也是一问三不知,眼看着这笔巨款就要打水漂了。

    据老人介绍,在购买之前,他仔细核对过,该理财公司证照齐全。为了保险起见,他先买了5万元金额,到期后对方连本带息都还给了他。老人这下完全放了心,拿出自己所有的积蓄共计60万元钱全部投了进去。他还特意瞒着家人,准备等本息都到手后,拿出来给老婆孩子一个惊喜。谁知这次不仅利息拿不到,连本金都要不回来了。老人哭着说,自己现在还不敢把这个噩耗告诉家人,“如果他们知道了,别说子女埋怨,老婆也要和我离婚了!”

    范老师一边宽慰老大爷,一边给他分析具体情况:该理财公司跑路后,公安部门已经立案,请老人先安心等待消息。“这个老大爷一时急火攻心,并不是真的想要寻死。他也需要找个人倾诉一下,到我这里说了一大通后,情绪稳定了很多。”范老师说,老人后来又来打听消息,说已经和家人彻底交了底,家人也谅解了他。

    B 保健品堆了一屋子,快要放不下了

    前不久有个新闻;一位老人购买了几十万元的保健品,家里都要放不下了。其实,这样的情况宁波同样存在,范老师就曾经遇到过一位购买了很多保健品,以致堆满整个房间的老太太。

    这位老人独居在家,子女都在外地工作,不经常来看她。老人结识了几个好“闺蜜”,几个人经常一起聊聊天,四处走走。有一次,几个人出去遛弯,看到一处店面里人头攒动,她们也去看热闹,原来是有人在讲课,是关于保健养生方面的内容,她们也跟着听了听。课结束后,几个人还领到了小礼品。这让老人们开心得不得了,此后隔三差五来听课。后面的套路基本都一样,老太太在对方忽悠之下,不断购买各种保健品,甚至还有号称具有保健功能的家具等“大件”。

    老太太的女儿从外地来宁波看望母亲,发现家里面堆满各种保健品,房间里都要放不下了,一问才知道,原来母亲掉进了一个“大坑”,她气得说了母亲一顿。老太太心里委屈,自己也后悔买了这么一大堆东西,于是到范老师这里咨询,能否把这些保健品退掉。范老师给她建议,最近购买的产品可以和对方协商退回去,但是购买时间太长,已经使用和损耗的,估计没有办法退货。老太太按照他的建议,挽回了一部分损失。

    “其实,这也是因为很多老人精神太寂寞,在保健品推销者的亲情攻势之下,很容易‘陷落’。作为子女,对于老人不能仅仅只是物质上的赡养,在精神上也要关心。另外老人自己也需要培养一些爱好,要学会乐享生活。”范老师说。

    C 五套房全部分给子女,自己没地方住了

    前几年,海曙区近郊拆迁,一对老人获赔5套住宅,老人的子女恰好有5个,于是他们每人一套把房子分给了子女。房子分掉了,老两口原本打算每个子女轮流“做东”,到每人家住一段时间,结果却处处碰壁,子女们都不愿意接纳父母。老两口气得咬牙切齿,找到范老师咨询,能否通过打官司要回房产。

    范老师向他们解释,房子已经给了子女,办妥了各项手续,从法律上来说财产权已经属于子女而不属于他们两人,对方如果不同意,他们也无权要回房子,但是老人可以要求子女赡养。最后经过调解,两位老人轮流到子女家生活。“后来老两口又来我这里诉苦,说在子女家里过得不舒心。”范老师苦笑着对记者说,“老年人还是应该有独立的经济来源,或者有所依仗,才能实现‘家有一老,如有一宝’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老人的房产分配不公,也容易引起家庭矛盾。据范老师介绍,高塘二村拆迁时,一户家庭就因此起了龌龊。一位老太太比较喜欢小儿子,房子拆迁时,她和子女们商量,把赔偿款都给小儿子,自己以后也跟着小儿子养老。开始大家都没意见,但等到赔偿款下来,是很大一笔钱,其他子女马上“跳不下”了,要求重新分配。其他子女的理由也很充分,房子是父母共有的,虽然父亲去世了,但遗产子女都有份,母亲的那份可以给小儿子,但父亲的遗产大家一起分。“按照法律规定,先处理遗产的分配,老太太再按照自己的意愿支配自己的财产。”范老师据此为他们进行了调解。

    在涉及到老人财产方面的问题,范老师通过本报特别澄清一个误区:老人面临拆迁或者分配了住房后,常常听信征收高额遗产税的谣言,在分房时,将房产直接归到子女的名下,以为这样可以规避遗产税。“其实这是完全错误的,我从事法律工作这么多年,从来没听过遗产税。”范老师说。

    人物名片

    退休12年,当了12年义务法律顾问

    范老师退休12年来,一直退而不休,当了12年的义务法律顾问。他悉心为市民提供各种法律方面的帮助,口碑越来越响,上门的人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范老师1970年起开始在监狱工作,后来被调回了家乡宁波,在望春监狱工作。在监狱工作期间,范老师发现不少犯人是因为不懂法而犯法,结果锒铛入狱。

    2007年,范老师退休了。人虽然退休了,但思想不能退。正好,当时81890求助服务中心希望有法律方面的义工进行服务,司法局认为他比较合适就推荐了他,双方一拍即合。

    每个工作日,范老师都会接待不同的市民,帮助调解不同的矛盾,细致地考虑到“对口”、“就近”等因素,一来更专业,二来方便受援人。但凡在法律援助工作中碰到吃不准的事情,别人就会建议:去问问范老师。

    近年来,法律援助案件数量激增,不断有新型案件出现,给范老师的工作带来了挑战。“比如受理要收什么材料,承办需要完成哪些环节,承办人结案要提供什么材料,需要核查得更加细致。”范老师说。在他的厚厚一叠记录本里,详细写有每个案件的具体内容,并有特殊备注。

    尽管已经快到73岁的高龄,但范老师看上去依然红光满面,精气神十足。“我觉得人退休了也要有所为,切实帮助别人后,自己的心情也好了,对身体更好。”范老师说,只要身体允许,他会一直为市民服务下去。

    记者 蒋继斌 文/摄